2008-02-16

大學校長 vs 微軟: 沒有籌碼, 如何談判?

報載 大學抗議微軟校園授權費用過高, 並向教育部與公平會求助, 卻碰了軟釘子。

良藥苦口利於病, 忠言逆耳利於行。 唯有勇於承認錯誤, 才能徹底解決問題。 我長期推廣自由軟體並對抗封閉檔案格式, 雖無學術成就卻富社運經驗 (就 「資訊人權」 與 「自由軟體」 這兩小面向而言) 。 我講話單刀直入, 因此以下建言聽來可能刺耳, 冒犯校長與主任之處, 請見諒。

div class="post-content">首先, 不要指望政府單位。 去年的 ICOS 裡, 軟體自由協會邀請微軟共同簽署 「反對非法拷貝聯合聲明」, 並希望教育部與法務部列席, 從 「不反商也不助長壟斷」 的超然角度表達樂觀其成或遺憾。 如此完全符合社會正義, 也不為難政府的卑微請求, 政府單位竟然 連出席的勇氣都沒有; 各位提出的訴求, 要求政府單位與學校站在同一立場, 更是緣木求魚, 被拒絕是想當然爾。

談判不能靠別人, 要靠您自己備妥替代方案。 韓國為什麼能夠享有低價? 因為他們很認真地嘗試替代方案: 兩年前就推出 linux city 與 linux university 計畫, 所以才有籌碼與微軟談判。 臺灣某縣市網為什麼可以獲得 Microsoft Office 負的授權價格 (授權價格小於零!) ? 因為他們強勢推動 OpenOffice, 所以才有籌碼與微軟談判。 連微軟的 Steve Ballmer 自己都 承認: 越來越多公司拿 Linux 來當做與微軟談判的籌碼。

貴校呢? 不簽授權, 請問貴校有沒有替代方案? 要讓學生都用非法的軟體嗎? 沒有籌碼, 如何談判?

我無法幫大家與微軟面對面談判, 因為我認為採用綁架文件, 葬送歷史, 侵犯師生隱私與人權, 助長盜版, 擴大數位落差的軟體, 是極度不智且不道德的行為。 犯這種錯的, 如果是一般政府機關, 都已經不應該, 更何況是追求卓越的大學, 這根本完全失去教育者應有的高度與長遠的眼光。 校長們如果認為我的指控過於嚴重, 請給我時間前往貴校向您報告。 您的 Windows 電腦 (和國安局, 軍情局的電腦一樣) 藏有後門, 每兩週回報微軟一次, 您知道嗎? Windows 霸王硬上弓, 違抗用戶指令強行升級, 您知道嗎? 不可思議的事情多得很, 只是您沒空上網瞭解事實的真相。

我可以做的, 是幫大家準備籌碼。 請讓我與長期使用自由軟體的朋友們 (也許這樣的師生同仁早就在貴校裡面; 只是他們的聲音一直沒有傳到您的耳朵而已) 為您規畫 「大學校園導入自由軟體」 的漸進措施, 包含:
  1. 加強宣導 資訊消費者的人權意識, 及 自由軟體的社會意義
  2. 不改變既有的使用習慣, 先改採 開放檔案格式無歧視網頁
  3. 校園軟體強調相容性優先於功能性, 教學改採跨作業平臺, 無廠商偏好的替代品
  4. 逐漸在電腦教室導入 DRBL 網路開機或 usb 碟開機 的無硬碟系統, 順便免去重灌中毒等麻煩, 減輕管理負擔


斜線部分, 您看得到嗎? 自由軟體的技術早已成熟, 不僅可以取代微軟及多數其他專屬軟體廠商的產品, 而且有許多專屬軟體做不到的功能。 從國內外許多 國小 Disney/夢工場/Pixar 等等動畫製片廠; 從全西歐最貧窮地區之一的 Extremadura 到打造 超級電腦 火星車 的美國太空總署, 各種程度與貧富的地區或機構都早有自由軟體成功應用的範例。 臺灣的論文豐碩/教學卓越/研究創新的大學們, 卻沒有能力教學生 Linux 及其他自由軟體嗎? 誠然 Linux 無法 100% 取代 Windows; 但您有沒有想過: 也許從 Linux 的角度來看, Windows 所無法做的事更多? 也許大學教授們為了堅持 OpenOffice 無法達到的 1% 完美排版的同時, 學生們也跟著失去了認識 usb 碟開機 及其他您無法想像的神奇可能性?

我推廣自由軟體十餘年, 演講百餘場, 請校長相信我: 想推廣自由軟體作為與微軟談判的籌碼, 最大的障礙不是技術, 而是觀念與習慣; 最欠缺的不是好用的替代軟體, 而是覺醒與決心; 最需要的人力不是資訊科系的教師, 而是關心人權, 民主, 歷史, 文化, 教育, 社會風氣的任何科系 (特別是通識/STS) 的良心學者。 我們期待您在行政及這些非技術的面向上, 給我們最大的支援; 技術細節我們替您解決。

舉例來說吧, 各校電算中心三天兩頭接到智慧財產權/反盜版宣導的公文, 何不把這些壓力變成推廣的助力? 不教而殺謂之虐; 治水不能只圍堵而不疏導。 學校告訴師生不可非法拷貝的同時, 當然也有義務同時告訴他們那些軟體可以合法拷貝。 又, 救火不能杯水車薪; 楚人學齊語一傅眾咻豈有效果? 學校告訴師生不可非法拷貝的同時, 當然也有義務同時告訴他們: 公開散佈 最新的封閉檔案格式, 會助長非法拷貝, 是不道德的行為。 兩年前我們就說過: 今日的智財宣導是片面的, 不完整的, 圖利廠商的: 請見 「勸阻非法拷貝, 法務部教育部未盡的三分之二責任」 以及 效果不彰 政治不正確 片面不完整的反盜版宣導該升級了吧?。 如果有夠多的學校有興趣, 我可以拿這兩篇文章的觀念, 重寫成適合發給師生的宣導文章, 教育部每來一份智財權宣導公文, 學校就將此文隨著一併發放一次。 教育部要學校交報告, 就把這樣的做法告訴它。 也歡迎各校自行任意引用改寫。

我們提的建議, 有許多將會衝擊既有的思維與習慣, 但都符合社會公益與善良風氣, 符合教育理念與學生利益, 具有正當性及輿論的支持。 請校長們拿出教育家的風範, 堅持做正確的事, 不要懼怕師生們的反彈。 請要求反對者努力蒐集所有具正當性的反對意見, 找個機會把全國各校所有最大聲的反對者集中起來, 我與自由軟體社群朋友們很樂意替校長們承擔這些炮火, 請讓我們與反對者公開辯論, 並請媒體到場錄影。 也請校長們不要懼怕微軟。 我另文再解釋: 網路的力量像是大自然的潮流, 微軟逆著潮流; google 及其他理解網路現象的公司順著潮流。 微軟正在式微。 就算不談崇高的教育理念, 只談西瓜靠大邊, 也請校長們要 選對大邊

「我們的社會正在吸鴉片」 的事實, 需要大學校長們出面帶頭 "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 吸鴉片的比喻, 不是在指責誰; 往者已矣, 不知者無罪。 認清自己正在吸鴉片, 是獲得救贖的第一步; 戒鴉片的過程很痛苦, 但不戒則要痛苦一輩子。 承認吸鴉片不是羞辱, 而是勇敢面對自己。 一位大學校長需要面對一家傷害社會利益的商業公司卑躬曲膝談判, 卻還無力招架, 這才是羞辱。 一整群大學校長必須聯合出來談判, 竟然還談不出個買鴉片的好價錢, 那更情何以堪? 如果這樣的戲碼年復一年重複上演, 校長們卻猶不知覺醒, 這才將是歷史會記錄下來的中華民國教育界的不可思議的羞辱。

退一萬步講, 即使貴校沒有興趣全面改用自由軟體, 至少也請認真地把它當做一個可能的替代方案, 才有籌碼可以談判。 請認真考慮 Steve Ballmer 的暗示吧! 沒有替代方案的上癮者憑那一點要求毒梟讓步? 毒梟怕上癮者的崇高社會地位嗎? 怕他們聯合拒購毒品嗎? 怕他們找另外一位甚至是一群具有公權力的上癮者來嗆聲嗎? 只要上癮者持續吸毒, 毒梟就無所懼, 就可以對上癮者予取予求。 他知道上癮者 無力抗拒, 上癮者已經被 征服. 。 毒梟只怕一件事: 他只怕上癮者改吃彼此可以替代的米麵芋頭蕃薯等等正常食品。

他只怕你自立自強。 他只怕你戒毒。

今年的談判, 已經來不及了, 如我所說: 沒有籌碼, 如何談判? 我已經可以預知, 需要談判的校長們, 今年已經輸了。 (如果大家能像第一個留言 Steven 所說的那樣宣誓, 也許還有希望; 但還是要視宣誓的真誠度而定 -- 微軟不是傻瓜, 空口說白話是沒用的。) 希望校長們願意接受我的建議, 給我們三五年的時間幫您準備籌碼, 讓您下次真的有實力可以談判。 到那時候, 也許你會發現: 我有能力不吸鴉片了, 何必還要在乎鴉片賣多少錢呢? 到那時候, 微軟不只要免費授權贈送所有師生, 還要出錢拜託學校幫它做教育推廣呢!




關心此事的老師同學們, 請把這篇文章的網址寄給電算中心主任 (因為裡面有重要連結), 並且印出來, 標重點給校長看。

又, 同學們每次接獲老師與學校關於智慧財產權的宣導, 如果裡面沒有提到 「勸阻非法拷貝」 與 「效果不彰」兩文所提的觀念, 就請把這兩篇印給師長們看, 提醒他們學校的智財權宣導欠缺正當性。 不論您覺得自由軟體好不好用, 請記得: 這樣做至少可以幫助學校提早準備與微軟談判的籌碼, 以便讓自己的學費被用到其他更有意義的地方。

資料來源:
Chao-Kuei's Notes | 資訊.人.權.貴 隨便記 - 大學校長 vs 微軟: 沒有籌碼, 如何談判?

1 則留言 :

謝謝您的寶貴意見,凍仁一定會盡快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