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15

龍潭國小的自由軟體之路

Written by 林仕強 Wednesday, 27 October 2004
(編按:本文原為宜蘭縣龍潭國小 DRBL Debian 網站上刊登文章,經本文作者林仕強同意刊登於本電子報,特此感謝。)

一、商業軟體聯盟的一封恐嚇信
原來龍潭國小的資訊教育是與一般學校無異,大家對微軟的視窗作業系統也都已經習以為常,而且全校的人也從來沒有人想過要用自由軟體,
就在2001年5月法務部進行盜版軟體大掃盪之前,學校資訊組收到了一封由商業軟體聯盟(微軟是最大的老闆)發出的警告信,信中寫著若是學校繼續使用非法的軟體,資訊組長及單位主管將會有牢獄之災,看到這樣的信,心裏覺得蠻生氣的,想想看,學校的資訊組長每天忙得要死,居然還有可能會因為幫同事安裝非法軟體而被抓去關,這樣還有天理嗎?於是我拿著這封信去找校長。

我說:「校長你看看這封信,現在除非學校把全校的軟體版權都買足了,否則我這個資訊組長是幹不下去了。」

校 長說:「好吧,那你算算看全校的軟體全部合法要花多少錢?」

我回去算了一下,跟校長說至少要三十萬,沒想到校長居然回答:

「學校實在沒有這麼多錢, 我們是不是可以來試著使用免費的自由軟體?」

我愣了一下,雖然當時我對自由軟體是個門外漢,不過我想了一下,如果學校的資訊教育要走得長遠,採用自由軟體 也許是一條可行的路,因為當時我正處於工作的低潮,每天面對的就是修電腦、重灌視窗系統、掃毒等這些重覆而無聊的工作,於是我就一口答應了下來,決定將龍 潭國小的資訊教育方向做一個重大的改變。

二、萬事起頭難

雖然有了雄心壯志,但總是要踏出第一步,而我對 Linux 實在是一竅不通,所以我開始到書店找相關書籍來自我充電,但是很不幸的,可能因為市場的關係所以 Linux 的書真是少得可憐,入門的書更是缺乏,不過沒關係,我嚐試第二條路:網路,我上網找了一下,發現在花蓮有一個萬榮專案。它是由輔大的毛慶禎教授及朝陽大學 的楊朝貴教授主持,目的在幫花蓮萬榮國小建置全面自由軟體的資訊環境。

當時我心裡想也許可以向這兩位教授尋求協助,於是我發了一封 mail 給這兩位教授,說明本校有意推行自由軟體的資訊教育,不過缺少技術的支援,看看兩位教授能不能幫幫忙。沒想到過了幾小時,我就收到了毛教授的回信,並且表 明願意盡力幫忙,那時我真是感動萬分,那是我第一次體會到自由軟體社群無私分享的精神。

經過聯繫,我們決定先辦幾場自由軟體的研習,對象是校內老師,若有餘額再開放給縣內其它老師,縣網同意補助講師經費,研習內容為早上由兩位教授 講自由軟體的精神及意義,下午則另外找一些社群的高手在電腦教室講 Linux 的系統安裝及使用,結果因為電腦教室原本是 windows 環境,當天早上才由社群的朋友協助安裝 Linux 的系統,可是遇到硬體的不相容,安裝過程很不順利,造成上機操作的課程效果很差,上課的學員抱怨連連,原本是要推廣自由軟體,卻造成反效果,讓大家更害怕自由軟體。雖然第一次的研習不是很成功,不過我們也從中學得了一個寶貴的經驗,那就是推廣自由軟體要循序漸進:先從 windows 上的自由軟體做起,如 openoffice(辦公室軟體)、mozilla 網路瀏覽器)、gimp (影像處理軟體)等,讓大家先熟悉這些跨平台的應用程式,再慢慢過渡到全 Linux 平台的環境。

三、來自四面八方的阻力

在國小做資訊組長其實是很孤單寂寞的,因為在學校常要埋首於電腦堆中而疏於與同事情誼的維繫,而如果要推廣自由軟體,那就更加寂寞了,我常覺得自己就像 Linux 的吉祥物企鵝一樣,在冰天雪地中忍受著孤獨寂寞。

在學校要改變老師使用軟體的習慣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他們常會跟你質疑大家都已經習慣 windows了為什麼要改用自由軟體,老師們對於買軟體是要花費一筆相當多的錢覺得事不關己,他們認為軟體版權的問題是資訊組長的事,學校應該花錢買他們習慣的軟體讓 他們做事而不是要他們改變習慣去學免費的自由軟體,因為這樣,曾經有同事向校長威脅說如果辦公室軟體全部改成 openoffice,他的工作就都做不了了,而後果要校長自負。

甚至還有同仁說他不想用 openoffice 的理由是 openoffice 沒有注音字型,其實大家都知道注音字型跟 openoffice 一點關係也沒有。後來我發現這些都不是自由軟體的錯,那些排斥自由軟體越厲害的老師通常資訊能力越差,其實他們是排斥所有與電腦有關的事物而不只排斥自由軟體而已。

而除了來自校內的阻力,其實也有外在環境的阻力,如外界流通的文件交換格式流行用封閉的.doc、一般網頁製作者喜歡用微軟專屬的封閉元件寫網頁等,這些都造成老師對自由軟體裹足不前,而這外在因素實非我一己之所能改變的,只能期待上級主管單位的實際作為及社會風氣的改變。

四、支持走下去的信念

為什麼遭遇了這麼多的困難,我們還是要繼續走下去,主要是我們認為使用自由軟體不單純是因為軟體的免費而已,其實它也是一種社會運動,就如同環保工作一 樣,我們明知阻力很大很困難,但為了地球的永續生存,我們還是要做。

同樣的,自由軟體讓資訊的使用與流通更普及,而不再是有錢人及盜版者的權利,二十世紀是知識經濟的時代,自由軟體讓貧窮及弱勢的人能與富人在知識競爭上站在公平的起跑點上,因此自由軟體也是弭平數位落差的最佳工具。

而另一個重要的意義是教導學生分享的重要,人類社會之所以會有今天的文明,主要是因為歷史上成千上萬的發明家及知識生產者願意貢獻出他們的心血結晶,若大家都秉著一己之私,將賺 錢當做知識生產的唯一目的,那我們的社會將會越來越功利。

五、目前的小小成果

當初跟毛教授合作辦理幾次研習時,常常因 Linux 系統安裝出問題造成研習的效果不佳,那時我曾向講師黃智鑠先生問起: Linux 是否能做到用一台 server 來管理一間電腦教室,所有的學生機都登入 server 來運作,這樣可以節省很多安裝及管理系統的時間。黃生先給我的答案是 Linux 可以做得到,但他還沒有實作出來,他會帶回去研究看看。

後來在2002年9月毛教授跟我講國家高速網路中心已經將這樣的架構實作出來了,名為

DRBL(Diskless Remote Boot in Linux ),他還邀請我參加在輔大辦的發表會,在那裏看著一台台無硬碟的主機開起,而且執行 Linux 還蠻順的,心中真是感動莫名,我想學校如果能架起這套系統,那麼推展自由軟體應該會更輕鬆愉快。

到了2003年底,教育部有一個電腦教室的延壽案讓各校申請,於是本校利用這個機會提出一個自由軟體在辦公室的應用的計畫,後來計畫通過,我們用這筆經費建置了六台 DRBL 的終端機,試著讓教師在完全的自由軟體的平台工作,而在建置及安裝使用的過程中,多虧有國網中心的黃國連先生及蕭志榥先生的協助,遇到的困難都能順利的解 決,現在參與本計畫的老師已多能利用自由軟體處理日常的教學及行政的工作。

接著在今年縣網提供給各校申請的研究創新挑戰計畫中,本校再提出

『DRBL在國 小教師做教學準備上的應用「以低年級繪本教學為例」』的計畫,很高興的,這計畫在眾多競爭學校中脫穎而出獲得補助,這讓本校的自由軟體推展更向前邁進了一 大步,因為這筆經費,我們在辦公室多增加了四台的 DRBL 終端機讓低年級的導師 做教學的準備,也將電腦教室的DRBL環境建置起來,往後學生及老師的自由軟體教學就更加方便了。

接下來我們希望將學生自由軟體資訊教育的課程建置起來,並且成立一個自由軟體教學的入口網站,在上面將我們做自由軟體的心得分享出來,並且提供給縣內有意願推廣自由軟體的學校一個交流的平台。雖然現在距離我們 的目標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但這一路走來,很感謝曾經幫過我們的人,不管是縣網、毛教授、洪教教、一些熱心的社群朋友、國網中心的同仁等,非常謝謝他 們,但更要感謝校內支持的同仁,願意為了理想共同努力。

資料來源:
Open Supports Software Freedom - 龍潭國小的自由軟體之路)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謝謝您的寶貴意見,凍仁一定會盡快處理 ~^^